俄罗斯联邦印刷及大众通讯机构资助创办上合组织通讯站

设为首页给我们写信添加到收藏夹首页
 
上合组织成员国:
01:52阿斯塔纳
01:52比什凯克
01:22新德里
03:52北京
23:52莫斯科
00:52伊斯兰堡
00:52杜尚别
00:52塔什干
上合组织监察国:
00:22德黑兰
22:52明斯克
03:52乌兰巴托
00:22喀布尔
::
00:22葉里溫
01:22加德滿都
22:52安卡拉
02:52金边
01:22斯里蘭卡科特市

上海合作组织 货币/卢布

 
 
国家 密码 货币 面额 汇率
 
 

俄罗斯中央银行官方汇率

新闻

18.11.2020 17:40
上合组织秘书长与蒙古驻华大使举行会晤
18.11.2020 17:32
上合组织秘书长与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驻华大使举行会晤
09.11.2020 16:21
上合组织秘书长弗拉基米尔诺罗夫在2020年第5届全球能源互联网(亚洲)大会上发表讲෼
28.10.2020 17:54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山东舰完成海上试验训练
27.10.2020 16:09
上合组织秘书长出席第27届中国杨凌农业高新科技成果博览会高端论坛
27.10.2020 16:03
首届上合组织初创企业在线论坛即将召开
19.10.2020 14:54
俄总领事:在新冠疫情稳定后俄中陆地边境口岸将恢复运行
15.10.2020 18:37
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团关于监督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总统选举筹备工作和举行过程的声明
12.10.2020 12:29
林郑月娥:将赴京与部委协商 冀施政报告含中央支持政策
09.10.2020 16:35
吉尔吉斯斯坦执法机构收到有人试图组织大规模骚乱的消息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关于无法实现的梦想 的回忆
24.03.2010 14:10

。攻占柏林的梦想没有实现,在保卫明斯克战斗中负的重 伤导致他提前离开了军队。“战争对于我来说,是无穷无尽的 身体上的痛苦,我战友们的死亡和战争的肮脏。这不仅仅是身 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一种折磨。当然,这也是我们取得卫国 战争伟大胜利的锻炼与考验的必经之路。”以前的战士,现今 塔吉克国立法医大学及俄罗斯-塔吉克法律大学教研室的教 授说。

什么是战争?以及最主要的是你 在战争中所处的位置,是。 在的战斗中彻 底认识到的。M当时是99近卫军团 的67射击团在中亚扩军的地方。 第一次战斗洗礼让他铭记终生。

一切都是从那次炮击开始的。 到处都是令人惊心动魄的警报声 和火箭迫击炮的轰鸣声。“喀秋 莎”的齐射让大地和天空都为之 颤动,火力密度让德军连头都抬 不起来,要知道我们10秒钟发射 了320颗炮弹!

这样的场面持续了多久我都不记 得了,忽然耳边响起了“开始冲 锋”的口令。又聋又瞎的步兵们 从战壕中爬出来,我也出发了。 总是敞开的军用挎包蹭在腿上很 疼,白雪像伪装衣一样影响了射 击的方向,眼睛被烟雾迷住了, 嗓子也被呛到了。雪堆里沟壑纵

横,但从军事战略角度分析,我 应该来得及在战友们的鲜血染红 大地前抢占这里。终于我看到了 敌人的战壕,在避开敌人后我着 陆了。按下自动降落阀»噗嗤», 德国鬼子就在我脚下倒下了。如 此近距离的接触死亡并不是一件 轻松的事。

这是A第一次遭遇死亡的威胁, 虽然在以后的战争中死神多次向 他走近,但这次在M的感受最为强 烈和接近。

在西方我们的第9 9团卡林斯基 方面军已经转入进攻。在“旧鲁 萨” 城的战斗还在森林中进行 着,炮火横飞,但对我来说一切 已经结束了。我一动不动的躺在 深雪掩埋的沟中,直到战友们把 我从里面拉出来。整夜我都毫无 知觉地躺在冰冷的雪地上。后来 士兵们从死人脚上脱下战靴(活

着的人还要继续战斗!),当一 个士兵从我脚上扯下靴子时,靴 子很轻易就掉落下来。这时另一 个人喊道:“他竟然还活着!

当然我知道这些已经是晚些时候 的事情了。我被送到了医院。顺 便说一下,当我已经动身前往塔 吉克边远小城-的 时候,在那里的亲人们直到战争 结束还以为我早已阵亡了呢。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A 在苏联卫国战争中的路是这样 的:他去了西部。

说实话,我们塔吉克人战斗起 来是非常吃力的。气候不适应, 俄语听不懂。我已经接受了师 范教育, 但大多数人中学都没 有毕业。除了这点, 很多人在 这之前从来没有摸过武器。是 互相救助的精神和巨大的勇气 拯救了我们每一个人。直到现

在我还记得我的老同事, 老同 胞们的名字: 从 来的 ( 由于在战争中负伤在回国后已过 世) , ( 从 农场来,也 因战后病发去世), … 我们曾并肩作 战,彼此信赖。1944年我们被谴 往明斯克。

战争进入困难阶段。我们一会占 领,一会失守。没有路。到处是 蚊虫,环境肮脏极了。我们进了 森林,为了躲避坦克和高射炮。 七月三日我们终于到明斯克了。 在那里我们进行了街道战。我们 的反攻究竟进行了多久,现在也 很难说了。但对我来说这次反攻 并没有持续太久,我还记得,我 是怎样把军大衣扔在铁丝网上, 并从上面跳到敌方的。忽然眼前 火光一闪,我最后的印象就是附 近炮弹爆炸的巨大轰鸣声了。

医用火车上的卫生所像笼罩在雾 幕中。所有的疼痛,思绪,感受 都在医生的话中浮现出来:“失 血过多,未必能救活”。最后一 节车厢的过道很窄,他们费很大 劲才把我安置好。而这节车厢是 在轰炸中幸免于难的。和这个“ 地狱”相比,距伊万诺夫不远的 卫生所简直就是天堂了:森林环 绕, 静谧, 早上有牛奶送到床 头…外科医生建议A截肢,但他极 力反对。医生直摆着手说:“拿 他怎么办啊?没见过这么固执的 人!”腿伤最终还是痊愈了,A可 以慢慢用拐杖站起来了,他甚至 想回归军队,但最终还是让他退 役了。

找到不想与之告别的爱人,是我 遭遇死亡时活下去的最大动力。

经常有人问我,除去功勋,奖

章,荣誉之外,在很多年后的今 天,如何站在一个历史的高度上 评价卫国战争?我重复说:““ 战争对于我来说,是无穷无尽的 身体上的痛苦,我战友们的死亡 和战争的肮脏。这不仅仅是身体 上的,更是精神上的一种折磨。 当然,这也是我们取得卫国战争 伟大胜利的锻炼与考验的必经之 路。”

 

 

 

 

 

 

 

 

 

 

 

 

 

 

 

  • 新增评论
  • 打印

发表评论

*
*
*
 

更多

他们可能从来没有捕 获的城市......
08.09.2011 13:50
红色的美德朱德元帅
16.03.2010 14:01
献给卫国战争战士伊斯卡克 布祖巴耶夫
08.05.2009 14:17

评论(0)

.